中国诗书画家网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艺术家作品展: 李嘉存  曹心源  赵红 
首页 > 书画艺术 > 诗作家
北塔简介 我要展示

  北塔,原名徐伟锋,生于苏州吴江,中国作家协会现代文学馆研究员,专治诗歌、评论与翻译。世界诗人大会常务副秘书长、执行委员兼中国办事处主任、中国外国文学研究会莎士比亚研究分会秘书长、河北师范大学任客座教授、京港地铁“四号诗歌坊”公益文化项目学术顾问、香港汉英双语《当代诗坛》杂志副主编、世界汉诗协会副会长。曾参与“九五”国家重点课题“中国文化发展报告”,曾受中国作家协会邀请为第一至三届“鲁迅文学奖”撰写专家审读报告,曾受邀赴美国、蒙古、韩国、荷兰、马其顿等10余国参加研讨、采风、朗诵和讲座等各类文学活动,曾率中国大陆诗歌代表团出访墨西哥、匈牙利、台湾、美国、以色列、马来西亚和泰国等并参加诗会。有诗作曾被译成英、德、法、俄、日等10余种外文。曾获《上海文学》奖诗歌奖,香港《诗网络》诗歌创作奖、匈牙利世界诗人大会组织奖、美国世界艺术文化学院院长奖等诸多奖项。

  已出版著译30余种,主要有诗集《正在锈蚀的时针》(中英文对照)、《石头里的琼浆》、《双铧犁》(与仕宏合著)和《双弹簧》(与野宾合著)等,学术专著《一个诗人的考辩——中国现当代文学论集》、《吴宓传》、《戴望舒传》等,英译中《哈姆雷特》、《八堂课》(诺奖得主库切的长篇小说)、《米沃什词典》(诺奖得主米沃什的自传,与西川合译)、《泰戈尔诗选》和《菊与刀》等,中译英著作有《卞之琳短诗选》(与卞之琳合译)、英文版“年度世界诗选”(参编参译)和汉英双语版“年度中国诗选”(主编主译)等。


诗歌作品:


  致阿伊达


  此刻,在新疆,在北京

  在全国各地

  有多少人,多少你已不记得的人

  记起了你。他们或者孤枕难眠

  或者举杯望月,海阔天空地聊啊聊啊

  总是聊到你

  如果再见到你

  我不会献花

  为了你不再是花瓶

  我不会喝酒

  为了你不再是侍女

  我将关好门

  为了更好地倾听你的歌声

  我将铺好地毯

  为了欣赏你的舞姿。

  阿伊达,我的呼唤

  将像手机电波

  震动一万里的空气微粒

  在到达你时变成一匹马

  一跃就进入了你的梦乡

  阿伊达,你的笑容

  将陪伴我、折磨我一生

  你的香气将融化掉

  你我之间的万水千山




  香妃墓


  你曾把你的香气

  奉献给家乡的每一棵草

  每一片云彩、每一颗心

  然后被皇帝独占

  以宠幸的名义

  榨取你的生命

  连你的尸骨

  都被迫留在他的坟冢里

  他只让一件曾经

  享有过你体温的衣服

  被装在棺材里

  冒充你,回到家乡

  一到家,你就跟爷爷奶奶说

  你要睡了,

  从此,只睡在他们身边

  当夜深人静

  月光引着你的阴魂

  从万里之外的首都回到童年

  一只土拨鼠

  一只等你等到老态龙钟的土拨鼠

  一只因为等你而不愿意入土的土拨鼠

  拼命地挖洞

  直到钻进你的袖子


  天山上空的黄昏星


  阴云前赴后继

  力图遮蔽它的光芒

  它的利剑

  总能把包围圈挑破

  在众星出来之前

  它独自登场

  支撑天地之间

  整个光明的局面

  在太阳已落山

  月亮尚未出现之前

  它是太空中

  唯一的光源

  是它的光线

  拉近了天与地之间的距离

  它的光可能有点冷

  但温暖乌云不是它的责任

  它不愿意跟群星扎堆

  总是在天幕较低的一角

  独自放射着光芒

  无论是光芒四射

  还是幽暗不明

  它的大小始终如一

  它不怕别的星星

  比它亮,因为它属于黄昏

  眼看着黑夜就要把它挤掉

  但凭着几许尘埃

  它总是能坚持到最后


  天山大峡谷


  造化的精液从黑暗的洞中

  流出,淌遍沙漠

  渗入石头

  但没有造就一片叶子

  潮湿的地面

  强迫我们留下脚印

  但拒绝种子

  生根发芽

  阴暗的声音

  是遥远年代的控诉

  总是趁着黑夜袭来

  仿佛有无数不死的冤魂

  正在密谋对白昼的暴动

  阳光在山头探着脑袋

  蹑手蹑脚地走动着

  像一只屋顶上的猫

  发现屋子里有一群耗子

  但不敢贸然出动

  观望着,永远观望着

  年复一年,直到老眼浑浊

  进去的路和出来的路

  必须是同一条

  否则你就会迷失

  被那团陡然升腾的白雾叼走


  苏里唐麻扎里的陨石


  它身上的纹理

  是否是天国通用的文字

  假如它能发声

  是否会说出安拉的训诫

  和麦加的那个同胞一样

  它也身处圣地

  供人膜拜

  给它一只耳朵

  就能传达给你一个喜讯

  给它一只眼睛

  就能显示给你一个奇迹

  也许它比一般的石头重一些

  所以被宗教用来做压舱石

  那条大船是停是行

  对它不会有任何影响

  哪怕落入河底

  被淤泥盖没九十九米

  它也照样做它的石头

  假如它还像刚掉下来时那样

  留在田间地头

  以它这黑乎乎的样子

  肯定是劳苦大众的绊脚石





中国诗书画家网 版权所有
华夏博学国际文化交流中心投资运营·主办 总编辑:邵建国
联系邮箱:hxbx168@sina.com 客服热线:010-8868516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京ICP备06034285 京公网安备 110107000187 您是第9233861访问者
声明:本网站部分新闻和图片系转载,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侵犯了您的权利和版权,请告知我们予以删除。同时欢迎
投稿与合作,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