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书画家网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艺术家作品展: 李嘉存  曹心源  赵红 
首页 > 理论时评 > 时评
时评
李超德:对美术批评的批评
2017-08-18 | 来源: | 作者:

  我常常自问,我们当今有真正的美术批评吗?美术界需不需要美术批评?美术需要怎样的批评?美术批评本身需要自我批评吗?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高速发展,自媒体平台迅速占领受众的思维阵地,原本作为权威姿态出现的纸介质出版物遭遇了重大挑战,当下的美术批评又出现了新情况、新问题。尤其是代表社会意识形态、积极向上的主流话语发声不力,评论文体似有新八股的趋势,囿于权威批评家知识结构的制约,评论视角和语言、传播手段和方法老化,缺乏年轻受众和簇拥者。即便拥有自身的网络媒体平台,也无法用年轻人熟悉的话语和形式准确表达时代心声、主旋律的要求,有些很有水平的评论文章,点击量居然没有超过百位数。而非主流阶层、自媒体平台以草根的姿态对既往美术权威、作品、事件的肆意抨击,发表了许多离经叛道的言论,主流批评界又不能给予有说服力的回击,所有这些似乎已经成为当下美术评论界的常态。面对大量的网络自媒体美术评论信息的广泛传播,原本纸介质出版物给受众带来的美术创作、评论的历史纵深感已经消解,夹杂着视觉快乐主义、挑战权威的非理性言论取代了公正、客观、理性的学术评价。然而,我们也应该看到,作为主流批评界的一些专家,由于杂务繁忙,无暇认真做学问,自说自话,唯我独尊,又扮演着令人匪夷所思的角色。我曾经发表过一篇题为《现代文明史观视野下民族艺术传统问题再认识》的学术论文,对于一些以批评家面目出现的著名美术理论家占用着公共资源信口开河的言论进行了批判。他们往往以坚守传统自居,反对文明史观和进步论,有的公然宣称西方现代主义大师都是学习了中国画才成为大师的等非理性的错误观点。所有这些都让人无所适从,不由追问美术批评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匈牙利艺术理论家阿诺德·豪泽尔在《艺术社会学》一书中曾经说过,没有评论者的参与,“纯粹独立的艺术消费几乎是不可能的”。此话道出一个道理:美术发展,创作是主体,批评是引导、参与、中介和帮助。我觉得这一论述恰如其分。曾几何时,美术批评的吹捧之风盛行,大师的帽子满天飞,而恶语相向的文章也伴随着各自的利益应运而生。范曾诉郭庆祥(微博)名誉侵权案主流媒体关注热度空前高涨,此案在美术批评界也是反响强烈。虽然该案以范曾先生胜诉而告终,但留下的话题和思索却是长久的,怎样的批评是真正的美术批评?另外一方面,主流批评话语之外的“丹青飞狐”“江因风”等自媒体刊出的某些博人眼球的批评文章,受到意外追捧,这些现象都让我们不得不思考当下美术批评的复杂现状和令人担忧的弊端。可以说,美术批评的帮闲之风与攻讦之风相向而行。

  我们重温阿诺德·豪泽尔的经典话语,已经阐明了美术批评的定位与作用,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所谓“美术批评”是指批评者在美术欣赏的基础上,在哲学、美学、社会学、美术史、美术理论的指导下,针对美术创作、美术思潮等美术现象和美术实践活动进行评判,就是对画家、作品、思潮、流派、理论、鉴赏以及美术流变史的行进方式等一切美术活动现象进行评述。我们现在常讲文化自信,这就需要有正确的文化立场,对自身文化有正确的解读。真正的美术批评特别强调批评的立场、方法与评价标准,评论文章反映的就是作者自己的立场与价值观,影响的却是广大的艺术受众。同时,美术批评又特别强调它的历时性和时效性。关于标准问题,我始终认为,一方面是秉持鲜明的文化立场,明确文艺方向和价值标准。另一方面,又需要有宽阔的艺术视野和学术胸襟。在美术批评实践中,既要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以洋为尊,又要反对盲目自信的唯我独尊、食古不化。在当前形势下,我们就是要思考如何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文艺创作导向,如何坚持中国人的审美追求,如何处理好家国情怀和民众趣味的关系,需要美术评论家们以自己鲜明的态度澄清美术界、理论界的一些乱象。讲清楚我们民族的历史文化传统,讲清楚中华民族最深层的精神文化追求,讲清楚传统中国美术和当代美术最突出的形式表达优势,讲清楚我们的美术创作必须根植于中华文明的沃土才会有无尽的生命力,讲清楚世界艺术潮流发展的趋势与我们的坚守,讲清楚世界文明的交流是以文化多样性作为衬托的,讲清楚人类审美活动都共同追求向善、包容与美好。当然,我们更要讲清楚当今的美术创作如何尊重艺术历史发展的规律,把握时代的脉搏,真正反映时代的呼声。以我个人的观点而言,真正的美术批评既要唱赞歌,又要讲批评。

  我们必须承认美术批评的地位、作用以及与美术创作之间是一个互为彼此的关系。但是,把美术批评看成是美术创作的决定性因素,是批评家的一种幻觉。因为,一位真正的大画家从来不按批评家的要求画画。中国美术史的总结当然靠理论家,但真正的美术史建构靠的是作品,这就如同《红楼梦》与红学的关系,先有《红楼梦》,然后才有红学。

  当然,美术批评的文本价值也是不容忽视的。这让我想起上世纪30年代鲁迅先生与尤墨君先生在《新语丝》杂志上就流行语而打的笔仗,这成为新旧势力在文学领域博弈的表征。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语言,绘画如此,写评论也是如此,因为评论的时效性和历时性决定了批评文体的当下性。这也让我想起何平教授讲的:作为自身的文艺批评,需要独立的文学文本的文艺批评,可以将评论写成美文。学院式的批评有时是需要的,但半吊子伪学院式的批评,一股论文腔则是令人生厌的,如何让美术批评的文章能够成为有现场感、修辞优美的美文,阅读后有沁人心脾、赏心悦目的感觉,需要评论者的学养、技巧和媒介的生态融合。一篇好的美术批评文章,应该是人民的、时代的、艺术的、美学的,这就是我作为美术批评的批评。

  注:作者系苏州大学艺术学院教授。




【中国诗书画家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 、凡本站注明“文章来源:中国诗书画家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下载、链接、转发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中国诗书画家网”。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

  二、本站转载的内容,本站出于非商业性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文、图涉及版权或者其他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本网站联系。


中国诗书画家网 版权所有
华夏博学国际文化交流中心投资运营·主办 总编辑:邵建国
联系邮箱:hxbx168@sina.com 客服热线:010-8868516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京ICP备06034285 京公网安备 110107000187 您是第9232458访问者
声明:本网站部分新闻和图片系转载,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侵犯了您的权利和版权,请告知我们予以删除。同时欢迎
投稿与合作,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