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书画家网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艺术家作品展: 李嘉存  曹心源  赵红 
首页 > 原创空间 > 美文
美文
菊花颂
2017-04-19 | 来源:中国诗书画家网 | 作者:湖北省 许光禄

  又到金秋十月,又闻菊花清香。中华民族自古就有爱菊、赏菊的习俗。据传我国南宋时期,每年重阳节皇宫内必办菊花会,民间处处有菊花市。炎黄子孙观菊花展、饮菊花酒、喝菊花茶、画菊花图、写菊花诗。代代相传,生生不息。

  中国的十月,是菊花的世界。君不见,街道闲暇处,公园大门旁,社区广场中,到处都是用各类菊花搭构的体积大小、形状各异的菊花展造型。有海南的擎天柱,有江城的黄鹤楼;有古代的方鼎,有新潮的卡通;有飞鸟走兽,有花草鱼虫;有金色的哈密瓜,有劲挺的迎客松。还有十多米高的天安门呢!总之,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万事万物,应有尽有。千姿百态,风情万种。争奇斗艳,栩栩如生。令人目不暇接,叹为观止。你看,就连普通人家窗台上的那一小盆的菊花也不肯示弱,她腰肢伸展,笑脸盈盈,尽势展示自己的美貌,非要和那大型的菊花展,比个高低上下不可。

  我原本不爱种花,但,为了找点乐趣,玩点雅兴,便开始学着种花花。我买来了“君子兰”、“米兰”、“牡丹”等一大堆幼苗,照着书本上的种花办法,每日里辛勤的为它们浇水、施肥、松土,一切都小心的侍候着。然而,不知是我的方法有错,还是我照顾的不周,这些“娇小姐”们,来我家落户不久,都先后打蔫儿,随后,便慢慢地枯死了。连个“豆苗稀”都捞不上,我很伤心,从此,我就失去了种花的兴趣。

  一日,友人来访,送我一盆菊花苗,我已无心种花,但碍于情面,收下后,便随意的把它放在阳台的花架上。风吹雨打,日晒夜露,我也没怎么管它。一天晚饭后,我漫不经心的来到阳台上,却意外地发现这盆菊花苗已经长大了。随后,我天天都去观赏她,只见她一天一个样。先后长出了好多大小各异的花骨朵。其中一朵最大的,已绽开金灿灿的笑脸。你看她,花瓣儿上短下长,末端卷曲。好似金发女郎那飘逸的秀发,又像“飞流直下三千尺”,浪花飞溅地金色瀑布。一阵微风吹来,清香四溢,众花朵都频频点头,犹如一群美丽的仙女,羞羞答答,脉脉含情的向我示意,叫人好不惬意,连呼妙哉!请教老花匠,才知此花品种为“金丝卷檐”。

  我国是菊花的故乡,至今已有三千多年栽培史,其品种已达三千多个。近年来,经过科学培育后,形状:由单瓣变为重瓣;花径:小的如硬币,大的似碗口;色彩:由黄、白为主,变为棕红、粉红、淡黄、粉黄等十多种颜色。菊花不仅为人们提供观赏,而且,还有一定的药用价值。喝菊花茶,清凉解暑,驱风明目;饮菊花酒,能通气活血,延年益寿。朝鲜、日本、荷兰、法国、英国等世界上好多国家的菊花,都是由我国传入。如今,菊花已遍布全球,深受世界各国人民喜爱。这是世界人民热爱和平,团结友爱的象征。

  千百年来,帝王将相,文人雅士写的菊花诗词、歌赋数不胜数。《礼记·月令》:“季秋之月,鞠有黄华。”应是最早记载菊花的文献;战国时期的屈原在《离骚》中的“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算是最早的菊花诗;三国时期魏国曹植《洛神赋》“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乃是最先把菊花赋;晋代陶渊明的《和郭主簿》:“芳菊开林耀,青松冠岩列。怀此贞秀姿,卓为霜下杰。”当属把菊花地位抬的最高的诗;唐末黄巢的“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当算最有气魄的菊花诗;宋代刘蒙泉写的《菊谱》,当为最早的菊花专著;清代曹雪芹在《红楼梦》第三十八回中,以“忆菊”、“访菊”、“种菊”等为题,一口气写下了十二首“吟菊诗”,当列菊花诗数量高产之冠。

  毛泽东主席1929年10月写的《采桑子.重阳》:“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是品位最高的菊花词!首句“人生易老天难老”,揭示人生短暂,暗示我们应抓紧时间,为伟大的理想而奋斗;中间的“战地黄花分外香”,是用“比兴”的手法,通过赞美菊花,歌颂英勇顽强的中国工农红军;最后的“寥廓江天万里霜”,是高唱“一个红彤彤地新天地即将到来!诗人高瞻远瞩,诗句大气磅礴。实乃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读后,令人振奋不已,拍案叫绝!毛泽东酷爱爱菊花,其书房名为“菊香书屋”,堪称古今中外爱菊第一人!

  我爱菊花那朴实无华的品德。她不哗众取宠,默默无闻的点缀、美化着大自然,使我神州江山如画。

  我爱菊花那吃苦耐劳的精神。她虽然没有梅花树那粗壮强硬的木本枝干,可就凭她那纤细柔弱的草本小枝,在江南、塞北、乡村、闹市、平川、峻岭顽强地生长。

  我爱菊花那刚毅倔强的性格。当秋去冬来百花凋谢之时,菊花也和众多的花卉一样枝枯叶黄,但,她的花瓣儿却紧紧地依偎在花萼里。任凭北风怒吼,任凭大雪压顶,毅然傲立枝头,久久不愿离去。

  我蓦然感到,菊花的性格不正是我们中华民族不畏艰险,拼搏向前的性格吗!

  这正是:自从《礼记》启章后,千古高风颂到今。

  有诗赞曰:迎风斗雪抗严寒,刚毅顽强占魁元。挺胸昂首民族志,傲立华夏天地间!我爱菊花,更爱我伟大的中华民族!

 



【中国诗书画家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 、凡本站注明“文章来源:中国诗书画家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下载、链接、转发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中国诗书画家网”。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

  二、本站转载的内容,本站出于非商业性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文、图涉及版权或者其他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本网站联系。

上一篇:生病

下一篇:《坐在矮墙上的少年》

中国诗书画家网 版权所有
华夏博学国际文化交流中心投资运营·主办 总编辑:邵建国
联系邮箱:hxbx168@sina.com 客服热线:010-8868516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京ICP备06034285 京公网安备 110107000187 您是第9232673访问者
声明:本网站部分新闻和图片系转载,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侵犯了您的权利和版权,请告知我们予以删除。同时欢迎
投稿与合作,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