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书画家网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艺术家作品展: 李嘉存  曹心源  赵红 
首页 > 原创空间 > 小说
小说
《难忘推磨的岁月》
2014-12-30 | 来源: | 作者:张素臻

    记忆中的家乡,石磨几乎家家都有。推磨,重复单调的转圈运动,似乎无尽头的一圈又一圈转着,枯燥劳累,可也转出了很多感悟,令我至今难以忘怀。

  小时候,人们的主食就是煎饼,家里人口多,吃得多,三天两头要摊煎饼,所以我们要经常推磨。白天,父母忙地里的活儿,推磨要放在晚上。夜色降临,劳作了一天的母亲匆匆吃过晚饭,冲刷干净石磨,拾掇好浸泡透了的粮食,便招呼着我和弟弟推磨。

  推磨可不是一项好活儿,单调乏味,推久了脚疼腿累,甚至感觉晕头转向,极其难受!夜幕笼罩的天井里,天上的星星眨着眼睛,一闪一闪地看着姐弟俩推磨。我们围着石磨一圈一圈地转着,感觉路是那样的长,磨是那样的沉,似乎总也转不完。有时,推着推着,年少的弟弟就发起牢骚:“怎么还推不完呀?推完这盆,我再也不推了!我头晕了。”我知道他不是头晕,而是脚累心烦推够了。我也早双脚沉重腿打颤,恨不得立刻扔了磨棍,只碍于我是姐姐,不敢作声。

  每到这时,爱读书的母亲就在灶屋里,守着热气腾腾的煎饼鏊子,一边巧手熟练地摊着煎饼,一边娓娓动听地给我们讲起了故事。我和弟弟的耳朵立时支棱起来,专注地听着,疲劳、厌烦都躲到九霄云外了。母亲精彩的故事把我们紧紧拴在了磨棍上,不知不觉中,一大盆煎饼糊糊诞生了。

  现在回想起来,母亲那时所讲的故事,多是一些动人的民间传说,激起了我太多美好的想象,许多生动有趣的情节仿佛刻在了我的脑海里,至今我还能一一复述。

  推磨,就能听到美妙的故事,姐弟俩都特别喜欢。折磨人的推磨,在母亲绘声绘色的讲述中,在曲折有趣的情节中,少了劳累,少了厌烦,令我们感到有趣和快乐了。甚至几天不推磨,像是丢了什么似的,有些想念。

  石磨用久了,磨盘与磨轮间的沟槽日渐磨平,推着沉,粮食也不容易磨细。这时,石磨就需要敲打敲打,也就是“打磨”了。磨脐是用硬枣木包着铁环做的,磨栓是镶嵌在上下两块石磨中心的铁环,时间久了,磨脐和磨栓磨损得不再严丝合缝,需得更换,否则不但磨脐会跑偏,而且推起来会更吃力。新磨脐的枣木用砂轮打磨光滑,拿滚烫的菜籽油浸过,安装稳当,继续在岁月中慢慢销蚀着身体。

  打磨和推磨一样,同样给我们带来了快乐。一天,街上传来了“打磨了,打磨了……”,吆喝声特别洪亮,母亲请来了打磨师傅,一位五十多岁的山里大伯,眉眼慈善,手脚麻利。他用錾子凿深一道道石沟,再拿剁子剁开一排排石齿,干得那样专注,那样娴熟,那样有条不紊。

  这时,年幼好奇的我和弟弟喜欢围在打磨师傅身边,想瞧个仔细。老人家和蔼地说:“小孩子别在跟前,小心石磨飞起的小沙粒迷了眼睛。”姐弟俩只好远远地瞧着,随着丁丁当当的打磨声,我们嘻嘻哈哈地唱起儿歌来:“家住石家庄,出嫁下了乡。吃的是五谷,吐的是面汤。”描绘石磨的这个谜语,至今清晰如昨。

  我们在院子里又唱又跳,一旁的母亲脸上绽开笑容,嗔怪着:“去去去,一边玩去,别耽误师傅干活。”打磨师傅呢,趁换工具的空儿抬眼看看我们,满面微笑。

  岁月如歌,时代发展,家乡人民的生活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石磨早光荣退役,躲到了墙角旮旯。高产的煎饼机一天能摊出上千斤的煎饼,可年老的母亲拿起煎饼就习惯似地说:“还是以前的老石磨摊出来的煎饼好吃呀。”

  推磨的这段经历给我和弟弟都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它磨练出来的坚强意志,激励着我们努力拼搏,事业有成,去实现更美好的梦想!





【中国诗书画家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 、凡本站注明“文章来源:中国诗书画家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下载、链接、转发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中国诗书画家网”。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

  二、本站转载的内容,本站出于非商业性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文、图涉及版权或者其他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本网站联系。

上一篇:《母亲的心事》

下一篇:我的母亲

中国诗书画家网 版权所有
华夏博学国际文化交流中心投资运营·主办 总编辑:邵建国
联系邮箱:hxbx168@sina.com 客服热线:010-8868516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京ICP备06034285 京公网安备 110107000187 您是第9188684访问者
声明:本网站部分新闻和图片系转载,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侵犯了您的权利和版权,请告知我们予以删除。同时欢迎
投稿与合作,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及作者。